列治文华人被空置税逼疯 自住房被迫交$1.5万

来源:加拿大加新网 | 作者:雪之 | 发布日期:2021-10-26 20:24

家住BC省列治文的老陈(Tony Chan)今年又被迫交了14,920加元的房屋空置税(speculation and vacancy tax),然而他2000年买的这套房子不仅是用来自住,而且也从来没有“空置”过。

但是不管他怎样和BC省政府沟通,人家的回答都是“没办法”,“只能怪你运气不好”,甚至在当地媒体介入后,得到的回应也是,老陈家的空置税,政府是“收定了”(the government won’t make exceptions for him)。

那么为什么一套本地居民的自住房会被charge这么一大笔额空置税呢?

老陈今年64岁,光在温哥华就住了62年。从16岁起,老陈就开始工作,并且老老实实地交税。

老陈站在自己的townhouse前

辛苦了大半辈子,2000年,老陈43岁的时候,他才用自己在温哥华工作赚来的积蓄买下了现在这套townhouse。

2005年,老陈又和现在的妻子结了婚,妻子在美国工作,大多数时候也在美国生活。老陈每年会有大概3个月时间去美国。

老陈的这一生也和很多华人移民一样,勤恳工作,买房,结婚,享受生活。但是当他退休的时候,却出了大问题。

前几年,老陈攒够了养老钱,从投资行业退休了。不过,老陈的妻子还在工作,所以妻子每年赚的钱肯定比老陈要多。

这明明是个再自然不过的事:一家里夫妻不可能保证两个人同时退休。但是坏就坏在,老陈的妻子在美国工作……

这下,BC省前几年推出的空置税就适用于老陈家的情况了:老陈家的家庭收入在加拿大境外赚取的比在本土赚取的要多

因此,在新民主党政府的空置税系统看来,老陈家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卫星家庭”

卫星家庭一般指的是留学生,或者妻儿独自住在温哥华的大豪宅里,父母或老公在加拿大境外赚钱的家庭。

2016年,时任BC省新民主党影子住房部长的戴维·埃比(David Eby)就公布了一份该党对温哥华格雷岬区住宅买卖情况研究的资产文件。文件显示,在格雷岬区,有9处总值高达5700万加元的豪宅买家,身份都被标注为“学生”。而且,由于豪宅业主名字都为汉语拼音,这9位学生可能都是华人。

当时这则新闻引发了轩然大波,BC省开始注意上这种以没有收入的家庭成员的名义,斥重金买房的家庭。

轮到新民主党上台后,2018年他们就退出了住房空置税,对主要城市地区的空置或未充分利用的住宅房产征收额外附加税。当时新民主党称,空置税是为了“帮助根除投机,防止失控的住房市场出现空置房屋。”

戴维·埃比(David Eby)是BC省的现任住房部长

虽然老陈不是留学生,也不是家庭主妇,甚至列治文的房子都是他用自己的存款买的婚前财产,老陈还是莫名其妙地被征了税。

“这显然是荒谬的,而且实际上完全违背了征税的目的,即保护BC省的普通居民,“老陈说自己可以理解设置房屋空置税,是为了限制人们投机炒房或者太高房价什么的。

然而,对于老陈家的问题,Vancouver Sun从BC财政厅得到的回应则是:空置税不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而是基于立法中所规定的一般情况……财政厅长也没有那个能力帮老陈免掉税,因为必须确保立法的适用是平等的。

立法是平等的,但是这对老陈来说公平吗?难道只能解释为是老陈自己运气太差了?

老陈说自己已经快折腾不起了,“除非我把房子卖了,或者和我妻子离婚,才能免掉这笔税。”

在BC省出台空置税前,温哥华2017年就出台了自己的空置税,与其他新税种不同的是,民调显示空置税受到了公众的极大欢迎。

然而,像老陈一样的房东,是不是还有更多?为了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,小众的无辜受害者就可以被直接无视吗?